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80后炒股配资网

80后炒股配资网 80后网赚 股票经验 查看内容

【股权分置改革的意义】郑州银行不良贷款率居高不下

2020-6-28 12: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 评论: 0

    在此之前,3月30日晚,该行发布了业绩报告。根据年报,截至2019年底,本行总资产为5004.78亿元。营业收入134.87亿元,比2018年增长23.30亿元,增长20.88%。净利润达到32.85亿元,比2018年增长7.40%,暂时结束了2018年净利润下滑的困境。然而,郑州银行仍需面对不良贷款余额增长带来的核销压力和收回资产减值以吞噬净利润的挑战。

    4月14日下午,郑州银行(002936.SZ/06196.HK)举行2019年度业绩网上简报会。

    在此之前,3月30日晚,该行发布了业绩报告。根据年报,截至2019年底,本行总资产为5004.78亿元。营业收入134.87亿元,比2018年增长23.30亿元,增长20.88%。净利润达到32.85亿元,比2018年增长7.40%,暂时结束了2018年净利润下滑的困境。然而,郑州银行仍需面对不良贷款余额增长带来的核销压力和收回资产减值以吞噬净利润的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郑州银行三大资本充足率全面下降,资本补充压力依然很大。

    3月30日2019年年报发布时,郑州银行还公布了发行a股在股票的私募计划。事实上,为了补充资本金,郑州银行此前已经通过各种方式筹集了资金。

    针对不良贷款上升、不良资产处置、资本充足率下降、固定价格上涨和股价“倒挂”的影响,以及质押率超过30%,记者致函郑州银行进行采访。截至本报告发表时,尚未收到任何答复。

    不良贷款率居高不下

    数据显示,郑州银行是在郑州市48家城市信用社的基础上,于1996年11月注册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2015年12月23日,郑州银行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2018年9月19日,该行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中国首家a股h股上市公司。

    a股上市一年后,郑州银行逐渐扭转了收入和净利润的下滑趋势。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本行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2.32%、9.44%和20.88%。净利润分别增长7.03%、28.53%和7.40%。

    尽管业绩告别下滑,但郑州银行的资产质量仍不容乐观。

    截至2019年底,本行不良贷款率为2.37%,较去年底下降0.1个百分点。这是近八年来该行不良贷款率首次下降。

    然而,其不良贷款率仍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根据中国保监会的数据,截至2019年底,全国商业银行不良率为1.86%,同比略有上升,而全国商业银行不良率为2.32%,同比上升0.53个百分点。因此,银行业的整体资产质量面临下行压力。

    郑州银行董事会秘书、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傅春桥也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截至2019年底,郑州银行不良贷款率为2.37%,同比下降0.10个百分点,贷款质量稳步提升,不良贷款增长趋势逆转。然而,由于受区域经济和客户结构的影响,郑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在上市银行中仍然较高。

    此前,郑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多年来一直在上升。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8年,郑州银行不良贷款分别为0.44%、0.47%、0.53%、0.75%、1.10%、1.31%、1.50%和2.47%。

    同时,当郑州银行不良贷款率小幅下降时,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仍在上升。据统计,2012年末至2019年末,郑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从2.37亿元增加到46.45亿元,增长近20倍。

    受不良贷款增加的影响,郑州银行的资产一直在减值。截至2019年底,郑州银行信贷减值损失57.97亿元,比上年增加16.36亿元,增幅39.34%。其中,贷款和垫款减值损失47.39亿元,同比增长12.89亿元,增幅37.37%。对此,郑州银行在其财务报告中解释称,主要由于市场经营环境和资产结构的变化,郑州银行增加了资产减值准备,以进一步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

    事实上,近年来,郑州银行一直在加大不良贷款的核销力度,从而消耗拨备,导致该行拨备覆盖率持续下降。2011年至2018年底,郑州银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16.16%、425.28%、425.54%、301.66%、258.55%、237.38%、207.75%和154.84%。截至2019年底,郑州银行拨备覆盖率为159.85%,虽然有所回升,但仍徘徊在监管红线的边缘。

    对此,北京一家银行的高级风控员表示:“这意味着郑州银行未来抵御风险的能力将得到考虑。”

    傅春桥表示,2020年,郑州银行将把资产质量管理放在首位。本着“控制新、减少旧”的原则,一方面要加强对新贷款的管理;另一方面,通过催收、盘点、批量处置、核销等综合手段减少不良资产存量,逐步将贷款质量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资本充足率下降急需“补血”

    由于资本消耗迅速,a股上市不到一年,郑州银行于2019年7月宣布了再融资计划。3月30日发布2019年度报告时,该行还披露了修订后的固定增长计划。

    根据年报,2019年,郑州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2.11%,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0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7.98%,同比下降1.04%,0.43%,0.24%。

    根据监管规定,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0.5%、8.5%和7.5%。因此,郑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相对较低,再次逼近监管红线,急需补充。

    事实上,为了跟上资本消费的速度,近年来,郑州银行通过多渠道融资“补血”。2015年12月,郑州银行赴香港上市,筹集50亿港元补充资本金。2017年,本行在发行募集私人优先股78.26亿元。2017年,本行在发行购买海外优先股11.91亿美元,成功发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券20亿元。2018年9月,郑州银行“重返a股”融资27.27亿元。

    然而,这些措施仍未消除该行补充资本的压力。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本行资本充足率为13.07%,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9%,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38%。特别是,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接近监管红线。

    为此,2019年7月17日,在a股登陆后不到10个月,郑州银行发布了发行非公开a股计划,计划在发行的股票a股数量不超过10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60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然而,稳定增长的道路并不平坦。中国证监会对我行固定增长计划提出了多达12条反馈意见,涉及资金来源、关联交易量的公司治理、理财业务风险、同业业务风险、表外业务风险、不良贷款率、业绩下滑等9个关键问题和3个一般性问题。

    几天前,郑州银行披露了股票私募发行a股计划(修订版)。该行表示,董事会决定批准修改发行,的私募a股计划,该计划修改了发行,定价原则的目标和销售限制期限等条款,并将从不超过35家特定投资者手中募集不超过10亿股的a股

    过去,中资银行a股的飙升已经结束,但现在它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干净的状态。作为首家实现a股h股上市的城市商业银行,郑州银行也不例外。去年12月,净价已经促使该行推出稳定股价的措施。对于郑州银行来说,其固定涨幅的困境是股价已经处于“破网”状态,这使得其固定涨幅高于股价。几天前,其所有固定投资者都是关联方。

    该银行于2018年9月19日在股市场着陆。股票价格短暂飙升,然后下跌。2019年春节过后,银行分新股正面临一波市场行情。然而,郑州银行的反弹势头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停止了,回到了调整模式,此后并没有好转。

    根据郑州银行3月30日发布的修订后的固定增股方案,发行价格不低于定价基准日之前20个交易日我行a股股票平均价格的80%,不低于发行之前最后一期期末我行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值中的较高者

    截至今年4月15日,郑州银行a股价格已下跌16.56%,股价和市净率分别下跌至3.88元和0.75倍,2019年每股净资产为5.20元。

    上海一位资深投资银行家表示:“如果价格发行低于净资产,就会有损害中小股东的嫌疑,因为在固定增幅后,散户投资者的每股净资产没有增加,而是被稀释了。当一家银行在那一年进行固定提价时,就遇到了这个问题,所以目前的发行价格是基于净资产的20%或更高的基准价格。”

    由于固定价格和股票价格之间的“倒挂”,其投资者大多是关联方。

    根据该计划,发行和股票的私募数量不会超过10亿股,筹集的资金不会超过60亿元。十名发行投资者已经确定了三名投资者。郑州控股认购的股份不少于1.715亿股。贝瑞信托的认购金额不超过8.6亿元,不低于6.6亿元;中国原贸易认购金额不得超过6亿元,不得低于4.5亿元。郑州投资控制、国源贸易和贝瑞信托分别持有3.64%、3.36%和1.94%的股份。

    另一位投资银行家告诉记者,如果该行股价因锁定发行,而继续下跌,它可能面临基准日期的调整、价格的变动、投资者的变动,甚至是固定增长计划的调整。

    然而,上述投资银行家回应称:“股价的进一步下跌也是基于净资产,因此只有关联方才会认购。”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郑州银行是目前唯一一家质押率超过30%的a股上市银行。前几天,甘肃银行(02139.HK)股价单日暴跌逾43%,原因是股东强制出售h股,引发市场担忧。法国金融资本管理研究部总经理周表示:“甘肃银行股价暴跌,这不仅是股东质押后被迫出售股份的原因,也是近年来许多城市商业银行的通病:不良贷款逐渐出现,形成拨备不足、利润不足、资本不足的恶性循环。”

    周表示:“从目前中小商业银行的股权特征来看,它们大多为地方国有资产,但不一定达到控股地位。股份分散,许多大股东是当地的私营企业。民营企业看中银行的股权不仅是因为银行的分红回报相对丰厚,也是为了解决银行的融资困难。当然,一些大股东逐渐控制了银行,把它们当作“提款机”和“摇钱树”,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根据郑州银行2019年年报,截至2019年底,郑州银行已质押16.72亿股普通股(占普通股总数的28.23%)。3136.9万股普通股

    事实上,郑州银行a股上市以来,30%以上的质押率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2018年9月,郑州银行登陆深交所主板,实现“a股h股”。根据眼部调查的数据,2018年9月的承诺率约为32.71%,2019年3月底上升至33.15%,去年9月底上升至38.19%。

    周认为:“私人组织的行动方式相当激进。有时,他们会为了利益毫不犹豫地采取高杠杆,并总是最大限度地利用手头的可控资源。近年来,特别是疫情爆发后,由于经济低迷和严格监管及去杠杆化,许多银行的私人股东未来将面临巨大的经营和财务压力。为了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营,股权质押已经成为民营企业在缺乏足够抵押品的情况下筹集资金的重要手段,这也是一些银行股权质押率高的原因。”

    对于股权质押率高的影响,他表示:“我们可以把股东质押行为和银行管理视为完全独立的。但是,它仍然会在微观层面上对商业银行的公司治理产生影响。股价的异常波动、股权的分散和股东的频繁变动不利于商业银行的长期稳定发展。2018年1月发布的《商业银行股权管理办法》及以下两份证明文件进一步规范了股东行为。这些文件加强了股东素质管理、股权变更管理、关联交易管理等内容,特别是规范了委托基金和理财基金在银行的投资。

    在a股上市一年后,郑州银行仍需依靠自身实力成功“扭亏为盈”,并在a股上市公司中展开反击。

    温馨提示:农业、食品和饮料行业一整天都很强劲,而光刻胶和数字现金等概念在市场上很活跃。贵州茅台股价创下历史新高,盘中一度达到1249.5元。随时查看最新市场趋势,请关注黄金投资网APP。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返回顶部